您的位置: 首页 >  可与共学 >  正文内容

第四种情

来源:枕霞旧友网    时间:2020-10-20




  第四种情
  
  作者:燕冰
  
  冰在大学里被一个女孩认作弟弟,而他的认姐则说过这样一句话:“如果你谈恋爱了,也许我就不会是你的姐姐,因为你喜欢的女孩我一定认识,并且我们很好。那样,你就不可能有时间陪我。”也许是因为喜欢他的女孩,他都不喜欢,于是,他选择了一个人走过大学生活。蓓蓓是班里性格最直率的一个女孩,追求她的男生都有些花心,而且不是她喜欢的类型,因此,始终没有尝到真爱的甜蜜。在别人甜蜜地沉浸在恋爱的幸福的那些日子里,他们相伴着走过了大一的第一学期。
  
  直到最后一天。那天中午,蓓蓓约冰晚上到她们宿舍打牌,他当然欣然答应。
  
  晚上,冰叫了舍友阿敏一起去,心想那样男女比例刚好。到女生宿舍时,为他们打开女生宿舍门的却是他们的学长兼副班主任----阿珞。他们以为阿珞是在给女生讲假期的安全等注意事项,因此,冰没见到蓓蓓,就和阿敏离开了女生区楼层。
  
  第二学期,蓓蓓谈恋爱了,对象正是阿珞。当所有人都知道,蓓蓓在恋爱中幸福得一塌糊涂的时候,唯独冰不知道。为什么放学后,他只能等到认姐,而蓓蓓和她作为最要好的朋友居然不在;周末和认姐逛商场的时候,也不再见蓓蓓的影子。直到那个周末的晚上,他独自一人去邻校,观看一周一次的对外开放的喷泉。他兴奋得忘了只有他是独自一个人来观赏,目光却又不听使唤地落到榆柳下的一对情侣上,他感觉那个女孩的背景好熟悉,不长不短的束发,身穿着高中时的服饰,脚下还是那双平底鞋。他看到有一双结实的手在她的腰间轻拥着,他微踮着脚后跟……。他觉得夜光映射下的喷泉特别美,但大致方式如出一辙,接下来该表演什么,他自然想得出来。于是,他漫步离去。从宿州癫痫病要怎么治疗呢此,他喜欢上看喷泉,但不会看很久。
  
  对蓓蓓的失恋和她的恋爱一样,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。他只是在那段时间看到,蓓蓓忽然间变得很失落、低沉,且放学后才迟迟一个人去打饭。冰想,她应该需要他陪着说说话,或者,将她脸上的忧伤去掉。冰从不在蓓蓓面前提起她恋爱或者失恋的事,他只知道,她幸福的时候,他很孤独;她难过的时候,他也难过,但他不想看到她难过。于是,他拼命地将她丢失的笑容,一点一滴的拣回来。
  
  冰陪着她去买水果。卖果的阿姨开玩笑着说:“小弟,你怎么天天换女朋友呀?如果你不换了,以后你来买果,我全部给你七折优惠。”她笑了,因为,她知道他没有女朋友;他也笑了,却没有原因。
  
  蓓蓓整天哀叹自己胖。晚上,冰就陪着她到健身器械场去做运动。冰小心翼翼地瞟了一眼旁边,蓓蓓跟着向旁边扫了一眼,只见一个重量级的女生也在健身。冰靠在她的耳边小声说:“你应该多睡觉,免得瘦得像个猴子,让有需要的人在这些器械上发挥更大的作用。”她笑了,大骂他是猪,却被旁边那个女孩狠狠地瞪着眼。
  
  他陪她看书、散步、写论文。他什么都可以做到让人觉得是乖学生,唯独学习不好,她对他说:“死男人,你考试别给我挂科!”于是,他狠下决心看了三天,结果勉强爬到了六十分,老师给了感情分,刚好达标。她又笑了。
  
  那晚,冰的认姐的男朋友没能赶到学校接她,他作为弟弟,理所当然载她安全回家,而与认姐形影不离的蓓蓓自然也逐影相随。冰载着认姐,蓓蓓却驾着她那被全班同学荣封为“现代宝马”、破得只剩下车架和轮子的自行车尾随其后。返校时,冰载着蓓蓓,一路上很沉静。
  
  “要是有哪些因素会刺激到癫痫病患者个肩膀靠着睡一下,那该多好!”蓓蓓叹息说。冰则傻乎乎地说:“你困了的话,就靠在我背后睡一会儿吧,到学校了我叫你。”蓓蓓没有再说话,也没有靠在他背后睡。
  
  “我的春天又来了!”那个秋天的日子,蓓蓓站在教室中央,向大家展示着她第二次爱情的诞生。冰看到她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,他也笑了,也很幸福,因为她又找到了幸福。于是,他又回到了用不讨她开心的日子。
  
  蓓蓓和认姐,两人性格相似,因此能成为最要好的朋友;但也因此,两人在最后即将分离的日子里,竟为了一件小事,闹得擦肩而过似不相识,甚至因这件小事而形成了女生中的两个派对。认姐在女生当中是大姐大,拥护者自然居多,而蓓蓓却只能一个人走自己的路,因为她坚信她是对的。于是,她又回到了孤独。
  
  冰被夹在中间,他不知道该劝哪一边先退让,他又应该站在哪一边。但最后,他还是选择了陪蓓蓓,因为她只有一个人。在冰的劝说下,认姐、闺闺一边看在冰的情面和她们与蓓蓓昔日交情上,终于同意化干戈为玉帛;蓓蓓却死活拉不下自己有一点点错的面子,坚持自己一直没有错,她说:“坚持就是胜利。”冰终究无奈,她们只能再续冷眼相对。
  
  在孤立的日子里,有冰的相伴,蓓蓓脸上又开始浮现了笑容。冰不顾一切地陪她到食堂打饭,陪她看书;他不厌其烦地在万达广场前等她一个小时,而她才姗姗而来。
  
  国庆节,他还陪她看烟花,直到人群散去,他却一个人转上N趟公车,才回到学校……。冰微笑着心疼,因为认姐也需要他的安慰和聆听。他只希望认姐能理解他的心,就为了她说过的那句话,他放弃了女生们所有的爱慕;庆幸的是,认姐待他也如亲弟弟。他想,大学三年,不曾感受过大家所倾慕的大癫痫病发作该如何处理学校园式恋爱,却有一个爱他的认姐,也值了。
  
  转眼间到了毕业的聚餐上,冰在蓓蓓和认姐所坐的任何一桌都不是,只得与舍友们一起举杯。
  
  在一阵欢呼声中,蓓蓓和认姐和好如初,而搓和的人不是冰。舍友Canman哀叹:“三年朝昔相伴,不及今宵一言。”冰没有说话,因为他觉得杯中的酒不能错过。当蓓蓓因为高兴而喝到大醉时,冰还是看着不忍,走过去扶她,劝她别喝,他替她喝。也许,蓓蓓最大的快乐从来都不是冰所能给予的,蓓蓓推开他,不让他靠近,然后在那个为她带来快乐的男生的搀扶下,给老师和同学们逐个敬了酒。然后,又在那个男生的搀扶下回了学校。
  
  舍友Canman又向冰举杯,提高嗓门说:“兄弟们,我们宿舍全体兄弟三年来一直给冰戴上这顶‘绿帽子’,今天终于摘下;为此,我们集体来敬他一杯。”冰没有说话,他还是觉得酒越喝越香,越久越醇,因此不能错过。
  
  待冰和Canman把班主任安全送回学校后,冰还是去了女生宿舍。蓓蓓躺在床上,醉得已经不成样子。他给她盖上被子,给她打开水,为她扫去吐到地上的脏东西。认姐看着冰这么细心的照顾着,她明白,蓓蓓明天就离开这个城市了,他或许总会有些话要说吧!她对冰说:“你既然来了,就好好照顾她吧,我出去了。”
  
  只剩两个人的宿舍,冰没有说话,只是扯了被子,给蓓蓓盖上她刚推开被子的手。他生怕,三年都快过去了,仅剩的这一晚都照顾不好她。她吐吐停停,还不停的手舞足蹈,冰不得不隔着被子把她按住,劝她乖,劝她睡觉。她却闭着眼睛,傻笑着说:“冰,你有什么话对我说吗?”冰摇头,说:“你睡吧,我要对你说的话,在我以前说过的话中都可以找得到。”她却笑得更傻了,说:患上了癫痫病能使用药物进行治疗吗?“你一定是不敢说,我有话对你说,还要送你一份礼物,礼物。”冰看到她又手舞足蹈起来,于是,伏下身子,隔着被把她按住,然后用纸巾给她擦脸,直到她平静地睡着。
  
  冰再回餐馆时,餐席已散。回到宿舍,即被全宿舍大骂重色轻友。原因很简单,冰是宿舍,乃至班里的酒量一号,舍友们在餐席上集体对战外舍中,由于少了冰而败落。冰只得承诺,过段时间,在男生“兄弟情聚酒会”上,一定给舍友们争足面子。
  
  第二天,蓓蓓走了。在冰和那个给她带来最后的快乐的男生相送下,她踏上了火车。冰把她的行李搬到车厢后,没有说一句话,就回到站台。火车没有开,他就离开了车站。
  
  晚上,蓓蓓在火车上毫无睡意,她不知道,她留给冰的信会不会伤了他的心,又会伤多深,她只能靠在窗前,让风把这些不快乐的思绪带去。
  
  冰回到学校后,认姐请他去吃饭,顺便把蓓蓓送给他的礼物和信件给他。其实,冰早就猜到,她要送的礼物和信中的话,是平时没有出现过、说过的。他看完后,依旧一如既往的平静。认姐问:“很难过吗?心痛吗?”他点点头,说;“有点,因为她做错了这件事。”
  
  很晚的时候,冰用小灵通编辑:三年都过去了,就算是真的,你认为我还会对你说吗?你何不把它留在心里,让这不属于亲情、友情和爱情的情感留在心底,当作回忆呢?
  
  蓓蓓靠在窗前,看着窗外的树木和村庄,看到信息,她也终于明白。她微笑着回复:那这不属于亲情、友情和爱情的情感,又该叫什么情呢?
  
  冰没有再回复,他很想给这份情下一个定义和名称,但他一下子还想不出来。他淡淡一笑,心想,就叫“第四种情”吧!

© zw.anomr.com  枕霞旧友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渝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