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 >  虑以下人 >  正文内容

酒鬼戒酒

来源:枕霞旧友网    时间:2021-10-05




酒鬼戒酒

王国庆者,丙辰年国庆日生,生于国庆日,故以国庆起名,年过不惑,已近五旬,故世界观极为固执,由于他一直在学校教书,所以在全校师生眼里是一个固执的半倔老头。

且来听我讲述他的历史,国庆自幼颖悟,学习极佳,读于本乡学校,以全校第一名成绩考入本县师范学校,毕业回到本乡教书,二三十载,不曾变动工作,可谓终老是乡,终老于学校。二三十年不能变动工作,一半是因为他的性格,一半是因为一样东西--酒,他的人生经历是由学校走到学校,所以他很少懂人情世故,也极少讲究,长时间和孩子们打交道,性格中尽是孩子似的天真和直率气,全然不顾及人世间的曲里拐弯。由于性格中的天真和直率气向恶性方向发展,所以弄坏了自己的脾性,不讲究人情世故,所以遭到世人的白眼和嘲笑。至于酒对于他的影响,可以用一句很有古诗韵味的话来说明--酒坏君子水坏路,他从一个有出息的青年而终至于湮没,消失了自己的才能,就是由于没能走出酒的圈子。而酒和他的性格交互发展,终而至于造成了他的人生。

王国庆的第一次喝酒,是他在第一次过教师节的时候。教师节上,学区的领导给他们敬酒,他没有回敬,而且喝醉了酒,把教师节上所吃的东西全吐到了学区长的公文包上。后来提拔小学校长就没有轮到他,他以前听说过由于他是科班毕业生,学区领导有意要提拔他,结果提拔了一个民转公的老师,这使他产生了对人世的最初的愤恨。工作上不如意,就发泄在酒上,喝酒,就成了最寻常的事情,小学那点课程,对王国庆来说,简直不算什么,工作完成,就有大量的剩余时间,又没有什么好玩的,别人说他们白天是哄娃娃的婆娘,晚上是守空庙的和尚,国庆没有做成和尚,到结识了不少酒朋友,庄子上有不少年纪和他一般大的年轻人,到了晚上,他们就聚拢来,一帮人围在宿舍里喝酒,几乎天天如此。有时候是年轻人买酒,但多数情况下王国庆买酒,王国庆的宿舍几乎成了庄子里年轻人的娱乐场合。这个事情引起了庄子里人们的议论,校长知道了,告诉了学区长,学区长找他谈了话,告戒他年轻人刚参加工作应该注意影响,不能和庄子里的那些人纠缠。这事情又传到了他父亲的耳朵里,父亲正经跟他讲了道理,陈说了利害。国庆决心改过,断绝了和那些年轻人们的来往,酒也喝得少了。他培养起了一种兴趣--画画,他的悟性高,画出来的画极像真的,画画的时候,他喜欢喝两口酒,一喝酒,头脑就兴奋起来,一兴奋,画画就有灵感。但这些画既不能拿出去卖掉,也不能拿去发表,过了一阵子,国庆就对画画失去了兴趣。不久他对养鸟有了兴趣,拾掇了一只鸟笼,里面装了一只鸟,挂在宿舍门前,有时挂到学校门前的树枝上,庄子上的人得了一个经验,如果听见鸟叫声,就说明王老师在学校里,如果听不到鸟叫声,说明他不在学校。王国庆从别人口里听得笼养鸟可以招徕异性鸟,从而把它逮住,他几做了一个特制的鸟笼,天还没亮的时候就去离学校一二里地的山坡上捉鸟,结果有一二只鸟因情而误入牢笼,国庆很是得意。但后来庄子上的人说他游手好闲,有了上一次的经验,他就止住了,再说,一件事情干得时间久了,对他来说,就失去了吸引力。

大凡平凡人所追求者,无非癫痫能不能一次性治好名利,国庆既“仕途”无望,又无外来之财,就只好自己寻找,他琢磨了好久,终于找到了一个挣钱的门路,原来他从报纸上看到一条消息,说是猪苦胆里面有胆红素,如果能把它提炼出来,价钱比黄金还贵,国庆如获至宝,就撺掇起他以前的一个酒朋友叫生财的,无论如何要从猪苦胆中提炼出胆红素来。生财问哪里有那么多猪苦胆让你炼胆红素呢?国庆说好办,过年的时候每人家不是要宰年猪吗?把所有人家的猪苦胆收起来,有好多呢。于是国庆掏出自己的工资让生财去收猪苦胆,在大队小学校里借了一间办公室,砌了炉膛,置办了玻璃杯,试管,还有药水,腊月天里两个人就在小学校里炼胆红素。具体怎么提炼法,谁也不清楚,大概他们也是按照报纸上的简单说明去炼的,所以办公室里满是呛人的药水味道,两个人一直要炼到晚上一两点,困了就喝酒。据说他们还真炼出了胆红素,拿着胆红素去省城卖,但省城没有收购胆红素的,听人说要到四川去卖。于是他们又下了四川,找到了收购胆红素的单位,是一家附带有药品生产公司的科研单位,公司的人很惊讶他们竟有这样的魄力,一化验,他们的胆红素质量不过关,不能用,因为他们提炼胆红素的技术粗糙,胆红素的纯度不够,两个人只好返回,把胆红素像漂流瓶一样放到了河里。

开学去上班的时候,王国庆发现自己一动脑筋头就疼,不管看书、备课、批改作业,不上几分钟头就疼得像要炸烂一样。只好去看医生,医生说是神经性头疼,问他受了什么刺激,国庆就把提炼胆红素的事情对医生说了,医生大笑,说药水的气味加上酒精的刺激,就是铁头也招架不住,你这是给自己上了一道紧箍咒。国庆讨教治病的方儿,医生说了四个字:戒酒,静养。国庆只好请了假在家里休息,他又侍弄起字画来,他用毛笔在白纸上写了两个字“戒酒”,贴在家里墙壁上,每天早上起来看一遍,时间不长,头疼病好了。

王国庆回到学校,见到同事们喝酒,禁不住撺掇,眼馋起来,将戒酒的事情忘在了脑后,又开始喝起来,这次却多了一样毛病--喝醉酒后不分场合,不看对象,随便出口骂人,还到处乱窜,走在路上,手里攥着酒瓶子,两条腿软软的忽上忽下地闪着,像是两根弹簧,身体摇摆得像是风中的柳条,逢人就要拉着喝酒。同事们都躲他,钻进宿舍不敢出来,他就逐个地敲宿舍门,将宿舍门打得“咚咚”直响,打不开门,就用脚踢,发出“咚咚咚”更大的响声,踏烂了两块门板,里面没有人,原来同事们怕他缠住不放,都到外面躲起来了。国庆就一个人坐在宿舍门前面,对着宿舍讲话,嘴里说着同事的名字,对着踏烂的宿舍门洞划拳,划一会拳,说一会话,喝一口酒,学生们都站在远处看着他。月亮上来了,学生们早已回了家,同事们也没有一个人回学校来,只有国庆一个人还在校园里说着梦呓似的话,他对着月亮说话,对着树木说话,对着自己的影子说话,折腾得累了,就从烂了的宿舍门洞里钻进去,躺在床上呼呼地睡去了。

学区领导知道了,把国庆叫到了办公室,狠狠地批评了他,并让他在全体教师会上做了检查。学区领导感觉这样下去王国庆会把自己荒废了,就把他调到了乡上的中学,因为中学的管理比较规范,会约束住国庆的。国庆的父亲听说国庆在学校里喝了酒使性子,留下了不好的影响,就打算着给国庆说一房媳妇治疗癫痫的进口药物,有了媳妇,国庆或许就能收敛了,就托人去说媒,女方家是他们的远房亲戚。果然,女方家听说国庆有工作,一说就成,王国庆就在国庆节的这一天结了婚。

王国庆调到了中学,又刚娶了媳妇,就像登了小科一样,很是醒事了一阵子。在中学上了一阵子班之后,他发现学校的老师们也常喝酒,一会儿这个宿舍进,一会儿这个宿舍出,一直闹腾到深夜,他的喉咙也开始痒痒起来。而且他还发现了一个重要现象,就是这里的老师们多半是双职工,宿舍就是家,学校园就是庄廓院,两个人就像同窝的鸟儿,飞进飞出,吃饭的时候,宿舍里呲溜溜地炒着小菜,小日子过得很滋润,国庆就有些不自在起来了,这些人和他一样,都是读过师范学校的,人家是双职工,而他却是单职工,媳妇是农民,他回家后还要干活,国庆心里不舒坦,就埋怨自己的父母亲日急慌忙地给自己娶了媳妇,他就住在学校里,一星期只回一趟家。住在学校里的他就像单身汉一样,晚上就撺掇起一帮人喝酒,一喝醉酒他却要回家,推着自己的摩托车在学校园里转圈儿,同事们怕他出事,劝他不要回家,他却听不进去,硬是推着摩托车出了学校门,发着摩托车,却不好好的骑,而是两手扶住手柄,两只脚站在脚踏板上,直起身子,摩托车发出“嗡嗡”的叫声,像一个发情的叫驴,同事们都捏一把汗,他却没事人似的回到家里。媳妇刚刚睡下,听到国庆回来,只得又起来,百般千般地哄国庆睡觉,国庆却不睡觉,还要出去,媳妇把门栓上了,国庆爬上墙头,站在大门顶上,说自己会飞檐走壁的功夫,媳妇无奈,只得由着他去。

酒鬼戒酒(2)

折腾一晚上的国庆,第二天就像病人一样,醒酒的时候难受得要死,喝几杯酒才会好受一些,可酒刚一下肚就又醉了,这样,醒了醉,醉了醒,好几天上不了班。媳妇劝他不要喝酒,他却骂媳妇是贫下中农,和她没有共同语言,媳妇偷偷把酒藏起来,国庆找不到酒,难过得直呻唤,浑身直发颤,难过劲一过去,浑身瘫软得像抽了筋一样,肚子也饿得像狼抓一样,就拿过馒头泡开水吃。学校领导找国庆谈话,国庆是虚心接受,可坚决不改,他每喝必醉,每醉必闹,一醉就是连续好几天,学校领导拿他没办法,媳妇也奈何不了他。

长时间的喝酒终于喝出了结果,一次国庆喝醉了就在校园里折腾的时候,忽然感到一阵恶心,就吐起来,起先吐的是吃的东西,接着是胃液和胃黏膜,后来竟是热乎乎的血,越吐越多,像决堤的水库一样,上吐下泻,全都是血,国庆的脸也开始变得惨白。同事们把他赶紧送到了医院,媳妇也急急地赶来了,可乡上大夫止不住国庆的血,还是继续出血,一量血压,快接近零了,手也变得冰凉,必须得马上输血,媳妇说她的血是O型,大夫说你就是救你丈夫来的,大夫就抽了国庆媳妇的血输给国庆,一边说要赶紧转到省医院,就把国庆抬上了救护车,国庆媳妇也裸着胳膊给国庆输血。到了省医院,大夫说要是没旁边的女人输血病人就没命了,同事说女人是病人的媳妇,大夫说这种救护方式他们还是第一次看见。

国庆的胃出血病好了之后,他决心要戒酒,他找到乡上的王银匠做了一只戒指,是铜的,让王银匠在戒指上面刻了“戒酒”两个字,他对别人说产伤引起小孩癫痫治疗这是他的戒酒戒指,从此后他就与酒绝缘了。他戴着黄铜戒指也对媳妇说了同样的话,并且对媳妇变得非常好,给媳妇也做了一只同样的戒指,是金的。

国庆差不多有半年时间没有喝酒,那只戒酒戒指从没有从他的手上脱落过,同事们知道他得过胃出血,不和他喝酒,亲戚本家也都知道国庆的情况,凡有什么事情都不让他喝酒,国庆倒也习惯了。可他这时候又有了一项爱好--养狗,这几年人们时兴养狗,养一条好狗能卖几万块钱,国庆就眼热起来,就在家里养狗,养的不是一只,有好多只,家里一来人,狗就“汪汪”乱叫,院子里臭哄哄的。媳妇反对他养狗,说养狗不如画画呢,国庆说画画挣不了钱,养狗能挣钱呢。可国庆养狗不但没有挣到钱,反倒贴进去不少,因为他识不来狗,将孬狗当好狗买来,养一阵子又当作孬狗卖了。媳妇劝他不听,别人劝他也不听,打算一条道走到黑,他还参加了当地的一个什么养狗协会,交了会费,要定期参加活动,国庆就请了假去参加活动。每次活动,要宰杀一只肉狗,然后就喝酒。会长要和国庆碰杯,国庆看看手上的戒指,就犹豫了,会长问他手上的戒指是怎么回事,国庆说是结婚纪念物,没说戒指是铜的还有它的来历,会长说他有男人的血性,于是就和他碰杯,国庆身不由己就喝了下去,这种酒场合却是他以前没有见过的,真是大杯喝酒,大块吃肉,非常野道,国庆哪里招架得住?没上几个回合,国庆就醉了。

人们见到国庆的醉态,就问国庆的媳妇,国庆已经把酒戒了,怎么又喝上了?国庆媳妇说骡子不死,性病不改。自此,国庆隔三差五就去“狗协”参加活动,活动一次就醉一次,媳妇问他不喝酒就不行吗?国庆说都是面子上的人不喝不行,手里攥着酒瓶子要给媳妇喝酒,媳妇一把把国庆的胳膊挡在一边,国庆又给狗倒酒,每只狗前头倒一杯酒,让狗喝酒,狗们“汪汪”乱叫。国庆又提着酒瓶给媳妇喝,媳妇拿起酒瓶子甩在当院,玻璃渣子溅了一地,狗们叫得更加厉害了,吵翻了天。国庆说你敬酒不吃吃罚酒,拿起棍子就要打媳妇,媳妇跑到隔壁家里,哭着把国庆养狗喝酒的事情给隔壁的人说了,隔壁的人不禁叹息,他们还眼热国庆的媳妇有个有工作的男人,以为国庆的媳妇有享福的命,可谁想国庆养成了这样的脾气。国庆媳妇哭着说我两个人中有一个迟早要在酒上死的,隔壁的人对国庆的媳妇说不要胡说,两口子哪有不吵架的,忍一忍就过去了,国庆的脾气会改的。

谁承想媳妇的话竟成了真的!国庆节的时候放七天长假,“狗协”要搞一次大型活动,说是什么藏獒名品展览,回来的时候,照样是醉的,他一边看狗一边评论,他叹息自己的一群狗不争气,没有一个比得上展览会上的那些狗。他又给狗敬酒,指着天空说让狗们变成天上杨二郎的啸天犬,狗只是对着他狂吠,国庆又去找媳妇喝酒,要媳妇和他对饮,媳妇见他这个样子一股黑血在胸腔里翻腾,她拿出了一个瓶子,里面是半瓶子农药,揭掉盖子就咕嘟咕嘟灌下去了,国庆还骂媳妇使奸,早已藏好葡萄酒自己喝,自己也咕嘟咕嘟把半瓶子白酒灌了下去,倒在床上,不省人事。

国庆醒来的时候,家里有好多人,都哭天抢地,国庆问是怎么回事,他的母亲使劲用双手扑打他的胸脯说他的媳妇已经喝农药死了,国庆的头发根子一阵发麻,一看媳妇已经躺哪里有治癫痫的专科医院在地上,脸上盖着一片黄纸,大喊一声晕了过去,醒来就爬在媳妇身上哭得死去活来,院里已经来了两个警察,用手铐拷起国庆推进警车带走了。原来国庆媳妇的娘家人一听不明不白地女儿就死了,就到派出所报了案,要查个究竟,还拉来了一大车人要吃人命,国庆的父母亲就像掉进了开水锅一样,哭喊连天,不知出何主意。幸亏有庄员们出来说话,国庆并没有有意杀害媳妇,他就是爱喝酒,又没有记性,喝了酒和媳妇吵了架,媳妇喝了农药死了,派出所讯问国庆也是一样的说法,就把国庆放了出来,让他们自己解决问题。国庆媳妇的娘家人气头正盛,有嚷嚷着要国庆抵命的,有喊着要坐牢的,最少也要让他丢掉工作。庄员们耐心劝说,让国庆死了坐牢都可以,但他们有两个娃娃哩,已经死了娘,要是再让没有了爹,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呀?国庆的丈人丈母看着两个外孙,扑簌簌眼泪流下来,心就软了,就答应把女儿埋了,可他们提出条件要把女儿埋进王家的祖坟里,国庆的大舅哥在灵堂前扇了国庆几个大耳光。国庆抬着媳妇的棺材,走在最前面,哭声就像驴吼一样,可媳妇还是下了坟坑。

丧事结束,庄员、亲戚都走了,两个儿女暂时由爷爷奶奶领走了,家里只有国庆,院子里静悄悄的,那些狗也不叫了,只是怔怔地望着他,好象要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。国庆回想以前的事情,后悔得肠子快青了,他看看自己的无名指上还戴着戒指,这是他打的戒酒戒指,可酒没有戒住,媳妇死了,他找出剁肉的斧头,将无名指按在台沿上,狠狠地剁了下去,随着他的一声惨叫,那只无名指弹到了大门口,黄铜戒指转了一个圆圈,停在了院子当中,上面沾满了血,狗们看到这一场面,发出了一声凄惨的叫声。

人们都知道媳妇死了后国庆也自残了,都同情他,学校领导也安慰了他,还是让他继续在中学教学,国庆就像骟了的牡马一样蔫头耷脑的没有精神。幸亏他戴戒指的那只手是左手,他砍掉了左手的无名指,还没影响到他教学,他上课的时候,有时候会举起只有四个指头的左手,四个指头的手会在白墙上透下奇怪的影子,就像是印象派画家的作品一样。自此国庆一直杵着头工作,再没有进过酒场合。可他毕竟是个男人,还不到四十岁,喝不成酒,可不能没有男人的生活呀,国庆的父母亲感觉这样下去不成,这样不仅会毁了国庆,还会耽误两个孙儿,就托人给国庆再续一房媳妇,可国庆不娶,他在媳妇的丧事上对着丈人丈母说过,他不会再娶媳妇,国庆父母说话是这么说,可死的人已经死了,活的人还要活,家里没有女人不成。这时候国庆媳妇已经死去三年,国庆就去问自己的丈人,丈人说他爱娶不娶,他们家的事已经不关他的事了。

不久,国庆就说到了一门亲事,女方没有生育过,和前房男人离了婚,女方看中了国庆有工作,很满意这门亲事,俗话说:半婚娶走马,不上两个月,国庆就把这个没下过羔子的女人娶进了家门。酒席上,国庆和新娶进的媳妇给亲戚们敬酒,他用九个指头的手端着酒碟子,又想起了自己攥着酒瓶子硬让媳妇喝酒的情景,所不同的是那时侯媳妇给他投过来的是厌恶而绝望的表情,亲戚却抓起酒杯一个个一饮而尽,国庆在倒满酒的酒杯里看见了两个人影,一个是他,一个是女人,他不知道酒杯里的这个女人是他身边的女人,还是他的前妻。

© zw.anomr.com  枕霞旧友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渝ICP备12007688号